排头兵报告丨天河区:大件垃圾集中 楼道亮堂畅通

2020年10月23日,广州天河大件垃圾收运处理中心正在处理大件垃圾。

排头兵报告

广州实现“老城市新活力”新实践

大洋网讯 破沙发、旧床垫究竟扔去哪?如何破解处理难?天河区交出了自己的答卷:打造了“社区布点、街镇中转、区级集中处理的一体化的收运处理网络”。今年3月,天河区大件垃圾拆解中心正式投入运营,目前天河区大件垃圾拆解中心已对接全区21个街道,各街道的大件垃圾有了出路,减轻了街道存放压力。截至9月,该中心累计收运处理大件垃圾3084车,合计4626吨。

案例聚焦

车陂农场里建起大件垃圾拆解中心

在车陂农场深处,一座大件垃圾拆解中心已悄然建成。每天,几辆满载破沙发、旧床垫等大件垃圾的卡车从天河区各个街道来到这里,在工人拆解并分别归类之后,再运往其他资源回收利用的地方。

“天河区大件垃圾拆解中心今年1月由天河区供销联社出资建成试运行,今年3月正式投入运营,场地占地面积为5800平方米。”天河区东圃供销合作社主任刘岳说。

记者发现,该中心设置了拆解作业区、木材堆放区、海绵堆放区、棕垫堆放区、垃圾堆放区及行政办公等功能区域。“这些拆解后的资源将根据不同的情况进行处理,如木材目前主要运往火力发电站发电。”刘岳说。

据悉,今年3月通过采取公开招标方式,该中心引进了外包服务企业通过项目化、市场化的运作,通过半年努力,目前天河区已初步形成了“社区布点、街道中转、区级集中处理的一体化收运处理网络”:居民将大件垃圾放在社区指定地点,再由街道进行统一收集,最后由天河区大件垃圾拆解中心派出专用车辆进行免费收运处理。收集到的大件垃圾通过分类、破碎、压实等工艺过程,从中分拣出废金属、废海绵、废木材等物品,使大件垃圾在单体分离过程中,实现垃圾减量和资源化的利用。

半年已收运大件垃圾超3000车

大件垃圾处理一直是垃圾处理中的难题,经过摸索,天河区形成了一条“前端收集——中端运输——后端处理”的产业链条,大件垃圾后端处理不再沿用简单焚烧、填埋的处置方式,而是以资源化处理为目标,把拆解后的木材、海绵、金属等有利用价值的物料进行循环再利用,拆解后难以资源利用的物料进入一般生活垃圾处置渠道。

“大件垃圾处理的需求十分旺盛,以天河区为例,我们此前测算每年约回收4800车(1.5吨/车),没想到从今年3月至9月,在半年的时间里,我们已累计收运处理大件垃圾3084车,合计4626吨。照此估算,每年天河区的大件垃圾处理量将达到5500车。”刘岳说。

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需求?刘岳分析,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居民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许多家庭家具“更新换代”较快,而天河区流动人口频繁的房屋租赁活动也增加了大件垃圾产生的几率。基于这种现状,天河区大件垃圾拆解中心应运而生。

“这些大件垃圾一旦收运处理不及时就会导致大量堆积,从而影响市容市貌和环境污染。而大件垃圾内含木质废弃物、废旧金属、海绵等,如果不经过拆解分类,体积大,既不能直接焚烧,填埋量也巨大。因此,建设一个专门的大件垃圾处理中心是非常迫切的。”刘岳表示。

广州天河大件垃圾收运处理中心,工人正在拆解旧沙发、旧床垫、旧衣柜等大件垃圾。

大件垃圾收运破解最后一米难题

大件垃圾收运系统的建成,对居民们来说受益匪浅。

在天河区珠吉街景安花园小区,一个挂着“大件垃圾临时堆放点”“便民回收点”两块牌的区域十分显眼。这里在去年该小区推行垃圾分类时就同步建设,如今已成为小区垃圾分类的亮点之一。

“在没有这个区域之前,人们往往就把大件垃圾随意扔在一楼或者楼道……我们业委会曾联合小区物管进行过一次清理,光从楼道里清理出来的旧床垫就多达几十床,最后只能由小区业委会和物管一起掏钱将这些大件垃圾运送出去进行处理。”景安花园业主委员会主任陈玉恩说。

在大件垃圾处理系统和小区的大件垃圾临时堆放点建成后,居民的大件垃圾收运最后一米难题得以破解。

从家到堆放点,居民可选择自行搬运,也可以通过有偿服务请人搬运。为此,小区还制定了一套大件垃圾处理的指导价方案并张贴在堆放点:旧沙发300~400元/套、旧床垫(宽1.8米以上)150元/张(薄的减半)、旧床垫(宽1.5米以上)100元/张(薄的减半)、旧马桶50元/个、旧大衣柜100元/个……大件垃圾清运由物管具体组织实施,如自行拿下楼,清运费可适当减少;如认为价格过高,可自行清运处理。

“有了这个堆放点,小区保洁可以进行二次分拣,一定程度上对垃圾分类起到了减量作用。另一方面,有一些物品也可以在小区里进行流转,比如最受欢迎的就是旧花盆。”陈玉恩说。

从堆放点到街道中转点,则由小区物管进行清运。在景安花园,每达到一车的量,小区物管就会进行清运,频率大约为每周一次。“现在已经很少看到居民把大件垃圾放在一楼或者楼道了,小区整体环境也改善了很多。”陈玉恩说。

基层思考

天河区供销联社理事会主任吴小妹:

努力走出一条可持续、可复制的路子

吴小妹表示,天河区建设大件垃圾拆解中心的初衷是实施垃圾分类,践行环保理念,改善生态环境。在实践过程中,按照政府主导、全民参与、因地制宜原则,推动大件垃圾项目化、市场化、产业化的运作思路,自上而下形成统一行动,实现大件垃圾的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处理目标。

“目前,天河区大件圾处理工作由点到面,成效初显,真正实现了垃圾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的目的。”吴小妹说,按照测算,若拆解大件垃圾4800车,将可实现垃圾减量超过7.7万立方米。而按照今年的进度来看,预计年处理量将达到5500车。

不过,吴小妹坦言,由于该项目运营时间不长,目前还存在宣传力度不够,群众知晓度、参与度不高和随之衍生的回收企业积极性不高等问题。“经过我们测算,目前政府补贴的资金可能还不足以覆盖后端免费处置过程产生的成本,而大件垃圾又存在附加值低的问题。以分解出来的废木材为例,每车废木材的收购价仅200元,而中间的转运过程产生的运费都远远不止这个价格。”吴小妹说,为提高附加价值,该中心将探讨形成产业化的可能,后端引进粉碎设备,对木材进行破碎。

吴小妹表示,未来天河区供销联社将继续总结大件垃圾处理中好的经验和做法,加强宣传推广,凝聚社会共识,不断完善配套举措,努力走出一条可持续、可复制的城市大件垃圾资源化处理的路子。

专家点评

广州城市矿产协会秘书长、广东轻工职业技术学院绿色(可持续)设计研究中心主任李志红:

大件垃圾分类附加值低 可考虑付费机制

对于大件垃圾拆解中心的建设,李志红表示认可并支持,但他仍期待现有的后端免费服务机制进行升级,未来考虑有偿服务机制。

“我们此前对大件垃圾进行过专门研究,这类垃圾普遍存在占用空间大、附加值低的特点。比如一张旧床垫,除了分离出来的金属弹簧、海绵等少数东西有用外,棕榈垫、废织物都是没有利用价值的,一张床垫花费了很多人工和成本,可能最后只能卖3~5元。”李志红认为,如果要达到可持续发展,需建立源头付费机制。

“比如物管在收大件垃圾时,就明确告知居民具体收费的项目,如搬运费多少钱、处理费多少钱等。”李志红说。如果因为收费而导致居民随意丢弃怎么办?他认为,应该通过法律法规,加强对居民源头分类等垃圾分类行为进行监管。

除了付费的模式之外,李志红认为,还需在城市规划中就把大件垃圾拆解的配套设施作为一项公建配套进行预留,打通从回收到处理的各个环节。同时,对于这样的兜底服务,政府部门的补贴也要跟上,才能真正实现可持续发展。

中心工作室出品

统筹:汤新颖、王晨阳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秦松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莫伟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