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亿人的“升级”,就是“双循环”的底气

原标题:14亿人的“升级”,就是“双循环”的底气

  专栏·回望“十三五”之二

  “十三五”的经济成就,为“十四五”奠定了良好基础。

  “十三五”是我国经济发展十分关键的时期。外部面临经济全球化逆潮的挑战,内部面临结构性矛盾与挑战。在内外环境变化下,我国部署并及时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高水平开放,加快了全面深化改革的进程。

  回望过去5年,我国经济保持了较快增长速度,更重要的是,在增长进程中,经济结构加快调整,转型升级加快推进,迈入了高质量发展阶段。在“十三五”即将结束,“十四五”开启之前,有必要对这些成就与经验做一番总结,以为将来启发。

  经济结构不断优化,转型升级加快推进

  “十三五”起步时,我国经济总量为68.89万亿元(2015年底),到2019年已达到99.09万亿元,以现价美元算,与美国的21.37万亿美元差距有所缩小,人均GDP也首超1万美元,在全球经济版图中的占比也随之逐步提升。2015年,我国GDP占当年全球GDP总量75万亿美元的14.69%,到2019年则高达16.34%。

  这也意味着,我国经济总量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在加大。事实上,“十三五”时期,我国仍是全球经济增长重要的动力,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不断提升。2013-2018年期间,我国超越美国居第一位,贡献率达28.1%。2019年,仍以32.4%继续位列全球各经济体第一位。

  因此,无论是从经济总量、全球占比还是增长贡献看,“十三五”时期都是我国经济实力明显提升的阶段,是全球占比较大提升的阶段。而这些成绩的取得有多种原因,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是经济结构的不断优化。

  消费结构方面,2015年,我国消费率为53.7%,到2019年提升到55.4%。从2010年消费率触底反弹以来,“十三五”期间累计提升了1.7个百分点。而从2014年起,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连续6年超过投资,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动力,初步形成了消费主导的经济增长格局。而在城乡居民消费结构上,服务型消费占比逐步提升,且消费升级的趋势明显。

  “十三五”时期,我国产业结构也有了明显变化,初步形成了服务业主导的新格局,一是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二是以研发为重点的生产型服务业占比显著提升。而贸易结构的不断优化,也集中反映在服务贸易占比逐步提升上。

  此外,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城镇化进程明显加快,更重要的是,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户籍制度改革和居住证制度推进实施,农民工市民化程度不断提高。到2019年末,我国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已达44.38%。

  因此,“十三五”时期的经济发展不仅表现在规模不断扩大上,更反映在结构不断优化调整上。作为14亿人的大国,结构调整正在释放出更大、更持久的增长动力。

  14亿人经济转型升级趋势,蕴藏巨大潜力

  作为一个14亿人的大国,我国未来的发展空间还相当大。这不仅仅表现在地理空间上,更表现在经济结构上。

  首先是消费结构还有升级空间。综合考虑城镇化率等因素影响,城乡居民服务型消费在达到65%左右将趋于稳定。这大体还要10-20年左右的时间。而在产业结构方面,预计到2025年服务业占比将达到60%左右,并在此水平上保持相对稳定。

  制造业内部结构将持续优化,生产性服务业的比重仍有上升空间。同时,预计到2030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将达到70%-75%,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0%左右。

  14亿人经济转型升级的趋势,蕴藏着巨大的潜力,成为双循环的重要基础。初步测算表明,如城乡居民服务消费占比能提升到60%,将带来10万亿元级的新增消费;如城乡一体化能够有效突破,户籍人口城市化率显著提升,将带来10万亿元级的投资与消费需求。只要这一内需潜力不断释放,就可成为国际大循环的重要动力。

  尽管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但抓住结构调整、经济转型升级趋势,加快推进高水平开放、高标准市场经济体制建设,就能充分释放14亿人的内需潜力,有效弥补疫情冲击的影响,从而形成经济增长和结构调整的强劲动力,增强自身应对外面不确定性的确定性。

  为此,未来几年要进一步加快推进经济转型升级,争取到“十四五”时期消费率达到60%左右,服务消费占比达到50%以上,服务业占比达到55%以上,工业占比企稳提升……以经济转型升级和结构调整,推动高质量发展,将是“十四五”的重大任务。

  □匡贤明(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